麦片管子

I'm an inconspicuous participant.

高一剧场课要求写的小诗。
让我越发觉得如今江郎才尽。
注入文章的情感越来越少,集中注意力也越来越困难。
我到底在做什么。

评论(1)